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六十八章我俩要一直在一起

第六十八章我俩要一直在一起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六十八章我俩要一直在一起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两个宝正站在厨房门口开心的将白初夏迎了进来,因为姐姐答应他们,奶油蛋糕做好后会第一个给他们先尝!

    没有裱花袋装奶油,白初夏只能用油纸卷成圆三角形状将奶油装进去,开口处剪了个小小的缺口。

    目测有六寸的蛋糕,白初夏将蛋糕从中间剖开,里面挤上一层奶油,用勺子慢慢的推平,再将刚才的蛋糕盖上。

    奶油没有用蔬菜汁染色,所以都是白色的,挤成的小花花上面,白初夏用两个宝采回来的紫色小野果子挤了汁在上面,紫色的汁液流淌在蛋糕的四周,让看到的人觉得很是精致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呀。”两个宝一左一右的扒在桌边看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好香好香。”小乖宝开心的用手指轻轻的抹奶油吃。

    白初夏将剩下的大半块用盆遮了起来,留着其他人回来尝味。

    大概五六点时,白初冬和白初雪俩姐妹回来了,背筐里是满满的野菜。

    “姐,来吃蛋糕。”白初夏招手。

    白初雪立刻卸了筐奔过来,她之前吃过一块后还想吃,但是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哇~”白初雪一脸惊讶的看着小蛋糕,没想到她搅的蛋清做起来这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二姐辛苦了!”白初夏笑眯眯的切了半块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大姐。”白初夏递去一块。

    白初雪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下紫色的奶油,好甜好香,呡一口就化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啊。”白初冬捧着小蛋糕仔细的看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白初夏害羞一笑,“我还会做更好看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三丫,只要每天让我吃一块蛋糕,我保证天天帮你搅蛋清!”白初雪舔着奶油兴奋的说,这也太好吃了,比奶奶给的糖都好吃的很,还很好看。

    “留卖钱呢。”苏香薷冷不丁的出现,三姐妹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奶,尝尝。”白初夏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苏香薷拿起筷子一夹,什么也没夹到,只有些奶油附在了筷子上面。

    “甜滋滋的。”苏香薷将有奶油的筷子放进嘴里刷刷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白初夏笑了笑。

    家里的男人们回来后也尝了奶油蛋糕,当知道原材料是鸡蛋和糖时都觉得太费钱了,他们吃了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三丫。”叶笙笑眯眯的走过来拍拍白初夏的肩膀。

    白初夏看着眼前精神饱满的男人下意识的叫了出来,“小姑父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叶笙还挺高兴,没想到这三丫还能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平日里白初夏起的比狗晚,睡的比鸡早,今天却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你今天在家做的?”叶笙好奇的打听,他嗅到了生意的味道。

    白初夏点点头,“我瞎捣鼓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笙心中了然,“我听二丫说你还会做别的样式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白初夏疑惑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叶笙笑笑,“我家以前就是做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懂了,这个小姑父想借她的新奇蛋糕翻身。

    “这得问我奶同不同意才行,您身上现在不还……”白初夏尴尬的笑笑,手指做出数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行,我晓得了!”叶笙笑笑,转身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半夜,白初夏在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在摔凳子摔碗,但抵不过困意,翻了个身便继续睡了。

    直至中午,白初夏才从床上爬起来,推开房门一看天色,阳光刺的人眼睛发迷。

    “小萝卜,你昨晚听见啥声音没?”白初夏一边洗脸一边问小乖宝。

    小乖宝瘪着嘴,眼里的小金豆噼里啪啦的掉小下来,“不知道。”一边哭一边朝白初夏伸出手要抱抱。

    “咋了这是?”白初夏连忙抱起他哄。

    “她打娘!”小乖宝一见李莲花哭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说啥,小白眼狼玩意!”李莲花一急,指着小乖宝骂,心中想的嘴巴里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白初夏气汹汹的问。

    “夏夏,进来!”方清清打开房间门叫瞪着李莲花。

    “把嘴放干净点!”白初夏握起拳头对着李莲花凶巴巴的说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才发现白孝来的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片,小木瓶被踩碎了,小方凳也缺了条腿。

    方清清将小乖宝接过去抱着,“昨晚上李氏跟疯狗一样跑进我们房间里砸东西,估计是被你大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初夏一脸惊,这什么人?自己受气把气撒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娘你没受伤吧?”白初夏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方清清摇摇头,“没啥事,你爹昨晚上气了,直接说要分开单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呢?”

    “跟你爷去镇上了。”方清清轻轻拍着小乖宝的后背哄他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睡的早起的晚,还不去田里干活?”白初夏问。

    方清清点点头,她也觉得很无语,不论现代古代,闺女都没下过田,麦草恐怕都分不清。

    白初夏扶额,这古代女人的思维可真是让人难懂啊。

    “三丫啊,跟奶出来。”苏香薷在门口张望,冲方清清勉强笑笑。

    祖孙俩出了家门沿路随意走着,苏香薷在前背着手走,白初夏在后面玩手里的野草。

    “奶也不知咋跟他们说。”苏香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白初夏一愣,走到老太太旁边看她。

    “就你大伯母那性子,她要是晓得咱们卖蛋糕得了十几两银,肯定嚷嚷的说要平分,奶怕你吃亏啊。”苏香薷说出心里的苦衷。

    她也想告诉她们,三丫不是不干活,而是她干的活计比你们干的活儿都累!那一盆蛋糊搅半天才行,一个小丫头手肘能有多大力,她这个老太太搅了半盆就累的不轻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咱家真分家了,我去你家住,你嫌弃奶不?”苏香薷舍下脸问白初夏,都不敢看小孙女,哪家奶奶像她这样的,大儿家不住,非要去二儿家住。

    “啊?”白初夏迷惑,“那我爷呢?”

    “他就在你大伯家呆着就中,我跟你在一起就行!”苏香薷挽过白初夏的胳膊笑呵呵的说,明显没有被分家的事情影响到心情。

    白初夏心中忽然佩服起老太太了,她在北渊国志中看到过类似的父母在,兄弟就分家的故事,那里面的母亲伤心的不行,整日整日的抹泪,最后把眼睛哭瞎了。

    苏香薷又说,“分开住也好,以后你想做啥都没人会说你,也没人去偷看。”

    “奶你心态真好。”白初夏笑笑,挽着老太太胳膊的手更紧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传下去:节奏有点快,家人们有啥建议就提出来哦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