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六十五章签订字据

第六十五章签订字据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六十五章签订字据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,刘掌柜。”白初夏起身微笑的向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愉快!”掌柜同样是乐呵呵的与她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白初夏怀揣着二十两银子打开门,十六两卖了奶茶方子,四两蛋糕定金。

    “出来啦。”苏香薷喜笑颜开的迎上去。

    白初夏微笑,指了指腰间的钱袋子。

    告别了掌柜,祖孙俩便去米面铺子买糖买米面。

    糖和米面一样,分粗糖和细糖,白初夏看了眼细糖,跟现代的比简直是颗粒太大,一点都不好。

    “掌柜,细糖多少钱?”白初夏问。

    “二十文一斤。”

    苏香薷倒吸一口冷气,精米不过才六文一斤,这糖竟这么精贵。

    “我们买十斤糖,你给便宜点。”苏香薷过来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奶。”白初夏拉拉她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买多点能便宜呢,你做蛋糕不得要糖嘛!”苏香薷拍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得,给你们一百九十文成不?”掌柜说完麻利的称糖,怕她们反悔。

    “再来五斤粗米跟粗面,三斤精米精面。”苏香薷边说边在铺子里挑挑选选。

    白初夏被她奶的豪爽买东西震住了,原来老太太也是舍得花钱的。

    祖孙俩一手提一大袋子的东西装上车,买这么多东西总共就才花了两百来文。

    “奶,去药铺。”白初夏踏上牛车说。

    “去药铺干啥啊?我给你把把脉。”苏香薷说着就摸上了白初夏的手肘把脉。

    白初夏抽出手指了指头发,“奶你闻见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头油味啊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捂脸哭泣,“奶,不仅油,还痒!”她今天跟掌柜签字据时候闻见人家浑身上下都是香香的。

    “那去药铺也没用啊,不去!”苏香薷否决,驾着牛车就要掉头。

    “真不去呗?”白初夏小脸一扬,“那我们现在把钱分分,我花我的,你存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谁学的!小丫头家家,去去去!”苏香薷甩起鞭子啪了下牛*。

    “我可告诉你,要是贵的话你可不准买晓得不?”苏香薷一边赶车一边絮叨她,白初夏都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到了药铺门口,白初夏先一步蹿下车跑到铺子里张嘴就问:“大夫你们这有没有治头发油还痒的,还有那种干皮屑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伙计转身从小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瓷瓶,“这是桃花油,你洗完头发抹上就行,我再给你抓点药,两天一洗,保证你半个月头发黑亮亮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白初夏怀疑的问,又闻了闻小瓷瓶,是有药味。

    “可不,这里面有桃叶所以叫桃花油,里面还有许多药呢,用的都是好东西。”伙计一边抓叶一边介绍。

    苏香薷在旁边听了个明白,这有啥的,她也能配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三包药,一瓶药油一共五两银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苏香薷惊了,就这么点东西敢卖这么贵?

    “老大娘,这里面可都是用的好药制成的。”伙计耐心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晓得里面有啥?不就是姜、桃子叶、菊花、透骨草、桑枝子!”苏香薷将药油里的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伙计被惊的挠头,不好意思的低声道:“得得得,一两银你拿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奶。”白初夏期待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值。”苏香薷还是不太同意她买,“听奶话,等回去咱也找找有没有这些东西,奶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娘,您有炮药的家伙什吗?”伙计一脸笑容的问,你会医术不假,但你没法做啊。

    “我买。”白初夏掏出一两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,苏香薷都在心里劝自己不要生气,不要怪小孙女,她花的都是她自己钱。

    “奶。”白初夏摸摸她奶的后背,一脸讨好的笑容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,我上林子里给你找这些玩意做,以后不许瞎花了。”苏香薷平静的说,心中已经被自己劝说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白初夏乖乖应下。

    到家时已近傍晚,家中的晚饭已经做好,油渣丝瓜面,粗面掺合着玉米面做的面条,两个宝在门口端着碗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姐姐~”小乖宝放下碗跑过去求抱抱。

    “乖,姐姐没手抱你。”

    白初冬和白初雪也出来帮忙提着门前的米面。

    “这谁买的啊?”李莲花一个一个的打开袋子瞅,“哟,还有精米呢!”

    “我奶买的。”白初夏笑着说,将自己的药油拿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李莲花连忙过去想跟白初夏打听口风,“三丫,你奶哪来钱啊?不会是你们捣鼓的那东西吧?”

    白初夏放好药油看了她一眼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能挣多少钱啊?你跟大伯母说说呗。”李莲花满脸笑容的瞅她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奶会打我,她不让我说呢。”白初夏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闺女来吃饭。”白孝来捧着满满一碗面条冲她招手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白初夏不理李莲花的白眼,蹿出去端过碗就吃。

    “一天天的啥事不干,吃的还多!”李莲花小声嘀咕了一句,心里可多怨气了,“赔钱货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”

    “啊!”李莲花扭头一看,方清清正脸色发黑的看她。

    “弟妹你吓死我了,你走路好歹出个声啊!”李莲花心虚的拍拍心口,甩着汗巾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呢?”白孝来得知闺女挣来的钱一脸惊讶,这古代人也太好忽悠了,早知道他就从大森林里出来干几年,那也能存很多钱啊!

    “对呀,但我得跟我奶平分呢。”白初夏满足的吸溜了口面条,咸香咸香的。

    “爹你放心,我赚的钱都给你跟我娘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白孝来被逗乐了,摸摸闺女的头夸奖懂事了。

    以前闺女上学*打工赚的钱都会发红包给他们,过个节还会说给她妈妈订个花送家里,他们都能感动到不行。

    白初夏嘿嘿笑了一声,指指空碗,“爹,还要。”

    “哎,给咱家小姐盛去!”白孝来起身进了厨房又捞了碗面条。

    李莲花在旁边刷着空碗也不敢说些什么,只能在心里暗自埋怨,那丝瓜瓤子砸的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待苏香薷还完牛车回来,白初夏就将钱袋子交给了她,糖和药油是算她花的钱。

    “奶,我大伯母今天打听我们赚了多少钱,要不要告诉他们啊?”白初夏问,这个他们包括家里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苏香薷想了想,“我来说就中,你赶快洗洗睡觉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