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六十四章六铜板三糖葫芦,我脸上的泪呀

第六十四章六铜板三糖葫芦,我脸上的泪呀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六十四章六铜板三糖葫芦,我脸上的泪呀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回到家里,苏香薷就跟白初夏说了茶馆老板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初夏一口答应卖出奶茶方子,因为她觉得这东西做起来很容易,人家茶馆的茶叶一抓一大把,再请个大师傅回来试做,这奶茶方法就很容易被破解了。

    “奶,钱呢?”白初夏手心朝上。

    “还能少了你的。”苏香薷喜滋滋的从钱袋里数出六个铜板递了过去,“剩下的我给你娘替你收着,放你手里你指定瞎花钱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傻眼,“奶,这够买啥的?”

    “够买三糖葫芦呢。”小样,还不满足,苏香薷甩着钱袋子走了,嘴里还哼了句小曲儿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百多铜板,苏香薷如数的给了方清清,嘱咐她不要让孩子瞎用钱,如今家里头困难,得赶快攒钱才行。

    方清清满口答应,当着苏香薷的面将钱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午时因没有牛车送她俩去镇上,苏香薷只好走路去有牛的人家租牛车。

    “用多少自己拿,要记账晓得不?”方清清叮嘱闺女,这是她私发钱,他们做父母没有女儿同意是不会动的。

    “麻麻最好啦~a”白初夏露出开心的笑容,从柜子里数出二十个铜板揣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三丫啊,走了!”苏香薷赶着用五文钱租来的牛车。

    “来啦。”白初夏拿起小背包跑出门外。

    “奶你车技好吗?”白初夏担心的问,她从来没看过她奶赶车。

    “就那样吧。”苏香薷含糊的回答,她在地里用牛犁过地,赶车应该大差不离的吧。

    “啥那样?”白初夏慌神,忙紧紧把住板车旁边的木板子。

    苏香薷赶车很快,一颠一颠的,白初夏的姿势已经变成坐在板车里面,两条腿在外面晃荡,以防万一牛不受控制她能跳车。

    “怕啥玩意?你不是还骑过马?”说完苏香薷抓着小孙女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来赶吧奶,你坐着。”

    苏香薷拒绝,“你坐好得了,上回你赶车都赶翻沟里去了,忘的啦?”

    一路上胆战心惊的看老太太赶车,到了镇门口牛车停下,白初夏直接无力的从车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咋滑了。”苏香薷连忙拽着小孙女的衣领子。

    背带裤里的衣服是现代的衬衫样式,白初夏被衣领勒的脸色通红,“奶你别拽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穿的啥衣服,这还能被勒住。”苏香薷一边赶车一边嫌弃衣服,偏小孙女还觉得这衣裳好看,满大街哪有人穿这样式的。

    白初夏现在的一身现代简约风,背带裤,衬衫,马尾辫,落在苏香薷眼里就是那种不男不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去了,你去吧。”白初夏被说的不开心了,要从牛车上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,说你几句不好啦?”苏香薷连忙拉住她。

    白初夏生气,转头将后脑勺露给他,“这我娘给我做的衣服,你说我衣服不好不就是说我娘吗,我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奶不说了啊,乖。”苏香薷勒住牛车,转身扒拉着小孙女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来啦!快进来!”小元连忙将她招呼进来,引进了后屋掌柜那,白初夏就默默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小孙女。”苏香薷笑着向人介绍。

    白初夏冲两个人笑笑,“请问是姐姐你要买我的奶茶方子吗?”

    掌柜听到称呼抬头看了眼前的姑娘,瞬间眼睛一亮,这姑娘长的好看啊,“是的,你多大啦?”

    “过了年就十五了。”苏香薷在旁边回应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长的还真好看。”掌柜夸奖,带着祖孙俩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白初夏笑了笑,主动挎着苏香薷的胳膊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都与你讲了吧。”掌柜的微笑看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初夏点点头,“奶茶方子我可以卖与您,还能赠您其他口味的,比如水果奶茶,翠峰茉莉,啵啵奶茶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奶茶她不是不能做,而是做起来很耗时间,也耗钱财,比如那个啵啵,她就得去寻材料,寻完材料再做,要是做成功了还好,做不成功可不就是浪费钱了。

    茶馆里什么都有,有人有钱有材料。

    掌柜听到这些新鲜词,心中一热,当即拍板要买下,价钱由原来的十二两变成了十六两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还有鸡蛋糕,我也想买方子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微笑的摇摇头,“这不能卖,这是我们家吃饭手艺呢,您要是想定做,这我倒能提供。”

    掌柜一听,虽然她预料到不会卖的,但心中还是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“真不能卖?我出五十两。”掌柜的继续追价。

    不待白初夏拒绝,苏香薷在一旁笑着打圆场,“真不能卖啦,我家娃靠这手艺过活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掌柜点点头,“咱们立个字据,这奶茶方子只能卖我这茶馆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白初夏点点头。

    小元拿了纸笔放在二人面前,白初夏看着毛笔为难,她的毛笔字写出来像狗爬一样。

    掌柜看出她的难处,提起笔道:“你口述,我写。”

    俩人在屋里一个说,一个写,写做法时掌柜一会冒出一个问题,什么泷珠是啥?什么啵啵又是啥?草莓又是什么?

    白初夏这才了解到北渊的水果品类是很少的,像现代最常见的李子杨梅小芒果,这都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无奈,白初夏只好问掌柜有什么水果,将那些果奶的做法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屋里聊的火热,外面也是。

    苏香薷跟小元聊起了呱,小元告诉她,茶馆都是下午和晚上时候人最多,一楼是听书的,讲一讲那些江湖侠义的故事,二楼则是给那些公子小姐们坐的,就讲一些穷书生爱上贵小姐,公子喜欢上穷姑娘跟家里面决裂的故事。

    小元还特意讲了一段穷书生赶考遇见贵小姐,后来被贵小姐招上门女婿,最后被小姐家磋磨死了的故事。

    苏香薷听得津津有味,脑中忽然猛的一想,她家不就有俩读书人要去赶考,这可不行,她不能让儿子被小姐家给磋磨死,啥家庭就配啥人才行,回去得跟俩儿子嘱咐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咋啦?”小元在她眼前挥挥手。

    苏香薷回过神笑笑,“没啥事,你讲的太好啦!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小元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我哪能跟二楼先生比,人家讲的才好呢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!”苏香薷心不在焉的夸奖,脑中都是穷书生被贵小姐家磋磨的事儿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玩游一时爽,一直玩一直爽,补稿火葬场呜呜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