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五十六章嘤嘤怪

第五十六章嘤嘤怪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五十六章嘤嘤怪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白初夏凭着感觉跑了许久,到了自认安全的地方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臭鸟!净缺德。”白初夏边走边埋怨。

    很快回到了之前的小溪流那边,长鱼长啥样白初夏没见过,她在现代时就记得某地方言将鳝鱼读作长鱼。

    白初夏将溪流里的石头挨个翻找了一遍才捉到三条长的,不过其中有条长鱼跟另外两条的长度不一样,白初夏也没在意,心中想着拿回去交差得了。

    村里家家户户都冒起了炊烟,每位妇人都在灶台忙碌着,小孩子们也不跑去玩了,就站在厨房门口嗅着里面的饭香味,怎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小乖宝捧着奶瓶在大门口一边喝奶一边看蚂蚁,偶尔还给蚂蚁滴一滴奶让它们围着奶液转悠。

    “妹妹。”小福宝走过来羡慕的看着他手里的奶瓶。

    “哥哥喝。”小乖宝又吸了几口奶将剩下的塞到小福宝嘴里。

    小福宝得了奶兴奋的喝起来,香香甜甜的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小猪嘟嘟嘟~”白初夏迷上了儿时的儿歌,最近嘴巴就没有闲过。

    “奶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筐子给我。”苏香薷连忙从灶台间出来,“喊你娘过来烧火,天天就晓得在屋里绣花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不会烧火。”白初夏回了一句,自己进厨房坐下烧火了。

    “嘿,我说一句都不行啦?”苏香薷嘀咕了一句,这小丫头,还知道护人呢。

    苏香薷将筐里的长鱼倒出来,里面那条最长的一接触地面立马就摆动着身体往门口跑。

    苏香薷懵了一下,见它往门口跑,连忙拾起棍子直接往它身上招呼,一棒子给敲晕了过去,她俩大孙子在门口呢,可不能让这玩意咬了。

    “三丫,你蛇跟鱼分不清啊?”苏香薷拎着蛇进来唠叨。

    “啊?不晓得。”白初夏站起来瞅了一眼她奶手里拎着的蛇,汗毛直竖,难怪她抓的时候感觉滑不溜秋的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一样是长的,能吃就行了。”白初夏敷衍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蛇跟长鱼哪能一起吃啊?”

    苏香薷懒得再唠叨,麻利的拎着蛇扔到屋后的草丛里面。

    仅剩的两条长鱼被苏香薷放了血去了骨切成小块做成兜长鱼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。”白初夏看着锅里咕嘟的汤汁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香也忍着,把菜端任家去吧。”苏香薷一边收拾锅台一边吩咐。

    “爹娘,三叔小叔干饭啦!”白初夏端着菜在厨房门口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任家的圆桌上摆满了吃食,不外乎都是鸡鸭鱼肉,白家的菜一上桌就引来了围观。

    “哟,这就是苏姐姐的长鱼丝儿啊?”李大娘好奇的张望。

    “这不粗鱼丝儿嘛,哈哈哈。”任奶奶捂着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奶奶做的兜长鱼。”白初夏一样一样的介绍。“我做的拔丝小野果。”

    很快村民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端着自家的菜带着自家的板凳来了,任然家的堂屋刚好够坐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,请。”任然正经的站在旁边说。

    待云怿入了座,其他村民也都跟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屋子的都是男人们,妇人们也都在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白初夏闷闷的戳着菜饭,里面净是菜,也不见米粒,她还想吃鱼汁拌饭呢,这下子泡汤了。

    “薄酒淡菜,不成敬意。”任然举起一杯酒先干为敬。

    云怿随之,云家军的将士们也都一口干了酒。

    云怿怕众人继续气下去,率先拿起筷子夹菜吃。

    “我自小跟在父亲身边到处跑,风餐露宿,什么苦都吃过的,诸位不必气,平常什么样就什么样,大家也别因我拘束。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,都吃起来。”五位云家军的将士们也都招呼起同桌的村民。

    席间,任然发现云怿对甜食青睐有加,端起拔丝小野果递了过来介绍,“小公子您尝尝这个,也是甜的。”

    云怿闻言夹起一颗果子放进嘴里,果子的酸混合着糖的甜。

    “好吃呢。”云怿点点头,又夹起一颗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一顿饭在男人们的劝酒中慢慢结束,云怿更是被敬了又敬,最后实在喝不下了只能装尿遁溜了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~”白初夏化身嘤嘤怪抱着小乖宝诉苦,“我好想吃鱼汁拌饭,好想吃肉趴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你不想吃。”小乖宝装作小大人一样摸了摸白初夏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白初夏听完小乖宝的安慰更不开心了,“别人家的弟弟安慰姐姐都说以后会买给她吃的~”

    “可是别人家的姐姐也不那么……”小乖宝顿了顿,考虑了白初夏的伤害,最终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姐姐也不那么馋呐~

    “哼唧~嘤嘤嘤~”白初夏抱着小乖宝嘤嘤不撒手,弟弟的奶香味太好闻了叭,就当作是安慰自己没有吃到鱼汁拌饭吧,白初夏乐观的想着,又往小乖宝怀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小乖宝无奈的看着姐姐,唉,弟生艰难啊。

    云怿在任然家门口看着姐弟俩的互动,嘴角不禁微扬,他们姐弟相处方式真是不同于别人家。

    “哥哥~”小乖宝转头就发现了云怿,冲他伸出手求救。

    “啥哥哥?”白初夏抬头环顾左右,看见云怿冲她笑了笑就往她这边走,白初夏双手将小乖宝抱的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吗?”云怿问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白初夏回答道,哦天呐这老土的搭话。

    “哥哥,姐姐说她想吃肉…唔”白初夏慌忙捂住小乖宝的嘴,这孩子,咋啥都往外说。

    “是你想吃吧。”云怿笑说,伸手轻轻的刮了下小乖宝的鼻头。

    白初夏心中松了口气,弟弟不要也罢,“我…”白初夏指了指屋里,“我回去刷碗了,你们玩。”说完起身就跑回屋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害怕我吗?”云怿坐在了之前白初夏坐的抱着小乖宝石凳上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。”小乖宝摇摇头,拾起了一根小树枝在地上画画玩。

    白初夏往房间一钻,忽然又拍了下脑门,“我跑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云怿陪着小乖宝在外面玩了会儿,瞧见远处奔来了两三匹马,心下便想逗逗小乖宝。

    “乖宝,你名字叫什么?”云怿问。

    “白乖宝。”小乖宝回答道,从他记事起,家里人一直叫他乖宝,姐姐生气时连名带姓的叫是白乖宝。

    “哥哥叫云怿,有人来接我回家了,你会不会想哥哥呀?”云怿开玩笑似的逗弄起小乖宝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,哥哥不走好不好,哥哥住我家,我让姐姐天天给你做好吃的鱼丸吃好不好。”小乖宝立马出卖白初夏,双手搂住他脖子撒娇。

    云怿不过来此监工两月余,一大一小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