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五十三章一物降一物

第五十三章一物降一物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五十三章一物降一物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停!stop!”白初夏连忙制止往身上扑的小孩们。

    “画画画,都画!”

    “姐姐先画我的小鱼!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姐姐!先画我的小兔子!”小乖宝霸道的将一个小女孩从白初夏旁边推走。

    小女孩被推摔在了地上,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“白乖宝!”白初夏一把抓住他胳膊,往*上扇了两巴掌,“你怎么可以推别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臭姐姐!我去告诉娘,呜呜呜!”小乖宝边哭边抹泪。

    “切,告去呗~”白初夏毫不在乎,只能蹲在被小乖宝推倒的孩子旁边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不哭了啊,姐姐先给你画你的小美人鱼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果然,在白初夏慢声细语的安慰下,小女孩停止了哭泣,一抽一抽的问,“姐…姐姐什…什么是……美人鱼啊?”

    白初夏歪头思考了一下,“嗯~姐姐画给你们看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白初夏再次将淤泥拍成一个圆形,用刚才的小树枝画了一个卡通的小美人鱼。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!”

    远处,小乖宝在方清清怀里一抽一抽的哭,说姐姐打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拿棍子打她。”方清清随手捡起一根树枝递给小乖宝。

    小乖宝看了看手里的树枝,又看了看姐姐,摇着头,“我不敢呜呜呜。”说着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跟你一块去。”方清清拉着他的手往白初夏那边走。

    小乖宝牵着方清清的手,另外一个手里还抓着树枝,脸上没有丝毫害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啧~”白初夏蹲在那用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小乖宝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小女孩走过来蹲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白初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方清清松开小乖宝的手让他去找白初夏。

    “来,过来。”白初夏笑眯眯的冲小乖宝招手。

    小乖宝一步三回头就看看方清清还在不在,“呜呜呜。”还没走到白初夏面前就怂的哭了起来,鼻子上还挂了个鼻涕泡儿,扭头就往方清清旁边跑。

    “娘,他推人家小孩,我揍他的。”白初夏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方清清。

    “去跟人家道歉。”方清清抓着他的手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去姐姐……”小乖宝害怕的想往回跑去找爹,直接被方清清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点,别让他们乱跑。”说完,方清清将怀里的小乖宝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乖宝贼精的想往回跑,无奈腿太短,直接被白初夏拉住了衣领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推你。”小乖宝老老实实的冲小女孩弯腰道歉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嘛。”白初夏欣慰的揉了揉他的小肉脸,“刚才拿树枝想干嘛啊?”

    !姐姐的致命问题,怎么办怎么办?

    小乖宝突然心慌,“给姐姐画画用。”说完,咧开笑脸将树枝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乖,给你画小兔子。”小乖宝立刻又开心起来,乖乖的和其他小孩蹲在旁边看画画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,你们在干嘛呀。”小福宝牵着白初雪的手满身是泥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见他俩的样子一惊,“你们俩去哪耍了,怎么弄这么脏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寻宝了!”小福宝兴奋的拿出筐子里的大鱼。

    “哇,三丫你画的好漂亮!”白初雪来了兴趣,蹲在旁边欣赏着她们的画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无聊嘛,随便画画。”白初夏笑了笑,“你们快找地方洗洗,不然大伯母又说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啦。”白初雪丢下筐子拽走小福宝去找地方洗漱。

    整个上午,小孩们都在学简笔画,白初夏化身幼儿班的小老师,将能教的画和字都教了一遍,还教了他们每人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们下午再来玩吧,该吃午饭啦~”白初夏揣好自己的树枝背起筐子往家走。

    小乖宝和小孩子们也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走着。

    中午还是没有一滴油的菜汤和发黄的窝窝头。

    “娘,你看我皮肤,是不是没有以前那样白透亮了。”白初夏苦哈哈的皱眉摸着脸蛋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这也没面膜没水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水呢。”白孝来听了半句,将自己的碗端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跟闺女说,这没有神仙水,皮肤都变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玩意大几千多贵啊,你就擦点雪花膏得了。”白孝来的话直接得罪了家里两位重要成员。

    “爹,你不懂。”白初夏轻飘飘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白孝来尴尬的笑笑,低头扒拉菜汤。

    “爹,我不想吃。”白初夏放下碗托着下巴忧愁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吃了。”方清清放下碗,里面剩了一半的菜汤。

    “咋能不吃呢,不吃多饿啊。”白孝来嘀咕道,他还是伸手端起闺女和媳妇的菜汤吃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吃饭的云怿一抬头就看见白孝来在吃母女俩的剩饭。

    “白二叔挺疼女儿的,不让她干重活,就天天带家里孩子玩。”任然笑眯眯的在旁边解释道,又悄悄抬头看了看白初夏。

    云怿眯起眼瞅了瞅白初夏,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正不知道对她爹娘说了什么,整个人笑得那叫个眉飞色舞,还带上手比划了。

    “娘,我去洗洗鱼。”白初夏打开筐子拣起那条大草鱼拎在手里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就发现云怿和任然站在那,云怿看了看她手里的鱼,眉头微皱,他还记得,当初就是眼前这个丫头将鱼扔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,任大哥。”白初夏微笑的打了个招呼,将大草鱼往身后藏了藏。

    “去刮鱼啊?”任然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白初夏尬着头皮应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再甩别人脸上,那可就不止一个脑瓜崩了。”云怿说完,放下碗就走了。

    任然一脸懵懵的,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没咋。”白初夏拎着鱼溜了。

    路上就在想这人咋还记得这事呢,反正自己被他侍卫弹了脑瓜崩,也算是两清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白初夏释然了,开开心心的拎着鱼飞上天去找之前的小溪流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溪流~永远不停留~找到了~”白初夏飞下去慢悠悠的去了小溪流那儿处理鱼。

    树叶子变成的菜刀就是锋利,划拉一声,草鱼就被破了肚,再将不能吃的内脏拽出来,鱼就处理完了。

    将鱼处理完后白初夏在林子里蹦哒找有没有存活的小野果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嘿嘿嘿,我家已经上初中的双胞胎弟弟就怕我~~可能是他们小时候被我揍害怕了~

    打弟弟,要趁早(→v→)~~现在我就干不过他俩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