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四十六章救救我!

第四十六章救救我!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四十六章救救我!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白孝来兀自叹了口气,垂着头跟在后面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三丫在哪呢?你们咋那么快回来了?”苏香薷紧张的看着夫妻俩问,要是家里再少个人她真的就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娘。”方清清硬扯出一丝笑容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苏香薷看着他俩疲惫的模样不再说些什么,只是转身间捂着嘴哭了起来,肩膀一抖一抖的抽搐。

    白初冬也忍不住了,低着头抽泣,为啥自家要遭这么多难。

    爷爷他们没回来,现在三丫也丢了!老天爷到底是在干啥啊!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小福宝走过来安静的挨着她坐。

    天色已近黎明,暴雨还在一直下,短短一夜间,大安镇变成了水城。

    县衙内坐满了逃难的百姓,每个人的脸上皆是哀愁。

    更有年长者为了自家人活下去,直接嘱咐起后事了。

    “云将军来了!”不知谁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县衙内坐着的人纷纷起身看向门口的云渊,眼中充满了敬畏与期待。

    只有眼前人才能让他们活下去,只有眼前人才能帮他们度过此次难关!

    云渊红着眼睛看着受苦受难的百姓,喉咙一度哽咽。

    “是云某来迟了!”说罢,云渊便要弯腰向百姓们鞠躬。

    不知是哪个村的里正,连忙上前扶住了他,充满感激的流着热泪道:“将军能给我们大家伙一处栖身地,一碗热粥已经足矣,不迟不迟!”

    云渊看着老者,口中说不出话,猛擦了一把脸对着众人道:“现在处处受灾,还望诸位男儿帮忙救人!云某在此谢过!”说罢,云渊向众人拱手。

    县衙内的男子纷纷热血沸腾,拿起了身边趁手的东西要跟着去救灾。

    “将军!俺们从小就在河里长大的,你带着俺们去!”有名男子带着村里的人冲出来喊道,率先站在云渊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我们鱼塘村的也是!”任然举起自家的铁掀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!”李屠夫吼了任然一声,“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,留下照顾大伙!”说完就将任然手里的铁掀抢走了。

    白孝来嘱咐了方清清几句话也跟着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白孝夜也不落后,拿着随手折的竹竿子跑过去了。

    待集结了人数,云渊一声令下:“出发!”

    男子们跟在云家军后面浩浩荡荡的出了县衙。

    白初夏捂着头悠悠醒了过来,刚睁眼看见白谨正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狼哥?”白初夏慌忙起身,“我怎么在这啊?”

    白谨嫌弃的看了她一眼给了个脑瓜崩,“修为不够不要硬撑,若是我昨晚上不将你捞起来,你今天可就变成一只淹死的兔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初夏一脸懵,她只记得施完法后自己浑身疼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?想不起来了?”白谨一脸微笑的看她。

    白初夏懵懵的摇头,忽地想起来家里人,连忙跳下床穿鞋子:“谢谢狼哥救我,救命之恩我记下了,我得回去找我爹娘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一块。”白谨道,随手给了她一个包子,带着她从洞里七拐八拐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着灯如昼在天上飞,下面惨不忍睹,树木倒了一*,房屋更是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白初夏认出了自己家,茅草屋已经不见踪影,剩下的只有一片汪洋。

    “别哭。”白谨拍了拍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白初夏抽抽鼻子,红着眼睛道:“我才不会哭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眼睛怎么还红了啊?”白谨凑过来打趣道,心中想安慰安慰她。

    白初夏扭头看向天空,“兔子眼睛本来就是红的嘛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就飞到了大安镇上空,下面有很多人穿着蓑衣在筑堤坝,还有人拼命划着简易的木筏去救落水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就送你到这了,一切小心。”白谨拍了拍她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白初夏点点头,从灯如昼上面飞了下去。

    浑身的衣服又被雨水淋湿,水势已经涨到了白初夏的脖子处,稍稍低头,浑浊的雨水便能进了嘴鼻里。

    白初夏不得已,只好捏了法诀将身体和浊水隔绝起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有没有人啊!”白初夏一边趟着水艰难的走一边高声大喊。

    “公子!那有人!”小厮在后面喊道,云怿连忙划着木筏向白初夏那边划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云怿伸手将白初夏从水里捞出来,又将身上的蓑衣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好人,谢谢好人。”白初夏连连低头道谢。

    “坐好了。”说完,云怿带着白初夏往镇门口划着。

    此时雨势噼里啪啦的像疯了一样疯狂的往下砸,云怿卯足了劲划着小木筏却还是不行,一直在水中打飘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坐稳了!”云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待白初夏反应,就见他下了水,双手拉起木筏向镇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雨势太大挡了视线,云怿没走几步就被水流冲倒。

    白初夏坐在木筏上一手扒拉着筏子,一手紧紧的拽住云怿的马尾。

    云怿的脸被雨水打的生疼,头发因为被白初夏拽着,更是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下来游!别拉我!”云怿冲她大喊,就差拿手比划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拉你上来?”白初夏侧着耳朵问,脑中来不及思考,拽着云怿的马尾从筏子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把手松开!”云怿紧皱眉头恼怒的喊,就差一巴掌呼到白初夏身上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被他凶残的样子吓了一跳,连忙松开了拽着他头发的手。

    不料刚松手云怿又被水流冲走,白初夏只好悄悄施法又将他拉了过来,这次拉的是他手。

    碍于有人在,白初夏不敢贸然的飞,只能在水里狗刨似的游着,一边游一边往外面吐浊水。

    云怿像打了鸡血一样,反手拽着白初夏衣领子拼命的往前游,游一会儿又被冲走,反复几次终于看见了人。

    白初夏在水中拼命蹿头挥手,“救救…救命啊!”

    站在堤坝上的官兵连忙向两人递过去一根棍子。

    云怿刚抓到棍子,就感觉腰上一紧。

    “救…救……救我!”白初夏紧紧的抱住云怿的腰,拼命的仰起头呼吸。

    “拉!”

    站在堤坝上的人卯足了劲拉着木棍,两个人终于从深水里被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白初夏直接滚落在了云怿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谢了啊大哥。”白初夏拍拍云怿的背。

    “起开!”云怿咬牙切齿的怒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