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四十章哎呀,被抓了

第四十章哎呀,被抓了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四十章哎呀,被抓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白孝来看着画面上这一幕满脸震惊,“没想到,竟是如此惨绝人寰的灾难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当初看见这一幕时心中更是揪心的疼,在这古代,百姓能活着已是不易,还要经历如此多的磨难,人类真的好难。

    “爹,要我做什么吗?”白初夏皱着小脸看向白孝来。

    白孝来未说话,只摇了摇头便进屋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看着她爹的背影,心中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一家人心情沉重的收拾着买来的粮食,没地方放粮食,苏香薷直接将米面分成了三份,每个人的屋里都放了一点,就怕哪天暴雨来了,米面全湿了可就没得吃了。

    “爹!”白初夏忽然站起来,一脸正经的看着白孝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父女俩跑到屋外,白初夏将刚才脑中忽然闪过的想法告诉了白孝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家能信吗?”白孝来一脸不确定的问。

    “咱试试呗,反正他们也有官方风水师,他们要不信就自己卜一卦得了。”白初夏耸了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今晚上就去!”白孝来同意了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有很多蜻蜓在到处飞着,天色也是黑压压的一片,看着就像马上下暴雨了一样。

    等到了晚上也没见落下一滴雨,相反,天上却出现了很多星星。

    父女俩悄悄的打开门溜了出去,为了以防被认出来,白孝来给自己脸上抹了一层锅底灰,白初夏直接戴上了自制口罩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不行。”白孝来看见她的样子一口否决,“他们要是强摘你口罩咋整。”说罢,就要将锅底灰往白初夏脸上抹。

    白初夏扭着头死活不愿意,“我这样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一着急使出幻术将自己变成了乡下老妪,“这总看不出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幻术也不持久啊。”白孝来还是很嫌弃,认为觉得锅底灰就是最好的遮挡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白初夏摆摆手,直接拉着老爹的手飞上了天。

    白孝来吓了一跳,嗔怪道:“你个倒霉孩子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爹你还怕啊?”白初夏哈哈一笑,飞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飞到了镇里的一处屋顶上后白初夏停了下来,发现镇里有很多巡逻的官兵。

    “爹,你还记得去驿站的路吗?”白初夏托着下巴忧愁的问。

    “往那飞应该就是了。”白孝来指了指左边那一排房子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白初夏立马带着白孝来飞向那边,等找到正确的路后,白初夏变成了刚才的老妪。

    白孝来带着她走到驿站门口,刚抬手想敲门却又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爹?”白初夏抬起眼看他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睡觉了?”

    白初夏无语,直接挥手将大门给拍开了。

    侍卫们听见动静立马围了过来,手中的剑都指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烦请诸位通报一声,我们有事告知云将军。”白孝来抱拳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侍卫们看着这俩老家伙,有个领头的嘀咕了一句,其他侍卫立刻上前想将两人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白初夏怎么可能被按在地上,直接抓着白孝来飞上屋顶。

    “快去禀报公子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立刻有人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侍卫们都举着剑目光炯炯的盯着屋顶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闺女啊,事是不是闹大了?”白孝来小声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要闹大才好。”白初夏露出一丝深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?”白孝来一脸懵。

    很快云怿就穿着一身烟蓝色的衣衫走了过来,脸色阴晴不定的问:“阁下深夜来扰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白初夏见来人是云怿,立刻躲在她爹后面认真说道:“半月后,东临再次降下天罚暴雨会波及这座小镇,届时,边界处的雨水会淹至胸口处,还请公子早作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?”云怿根本不信,他只是听说了南边有了洪涝,会有难民逃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信也好不信也罢,小女子话已至此!”白初夏讲完就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,咋把自己现在是老太太的形象给整忘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云怿举着火把看了看屋顶上的两个人,一个飞跃就跳了上去,直接抓住了白初夏的手。

    白孝来反应过来急忙抓着闺女的手,白初夏更是一脸惊呆的看着眼前的云怿,完全忘记跑了。

    “千山,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白孝来直接被点穴动不了了,白初夏被云怿抓着手不敢飞,怕吓死这个人类。

    两个人被绑起来带进了厅堂里,云怿坐在主位冷冷的看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白初夏这才看清了云怿的模样,长得眉清目秀可可爱爱的样子,没想到抓别人的手居然这么疼,白初夏活动活动了被绑着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交代吧。”云怿单手托腮漫不经心的看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你爱信不信呗。”白初夏努努嘴,傲娇的将脸撇向一边。

    白孝来一直低着头装鹌鹑,殊不知他的手在悄悄的解白初夏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哦?你又怎么知道半月后一定有暴雨,又是怎么知道东临会有天罚?”云怿重重的放下手中茶杯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算出来的!”白初夏抬起头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跑!”白孝来大喊一声,白初夏立马抓着他的手逃出屋外飞上了天。

    云怿和千山急忙追了出去,只看见两个人已经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不管公子信或不信,半月后的天罚定会如期降临!”说完白初夏就急忙带着白孝来飞走了。

    云怿站在原地看了看空中的繁星,问千山:“近日星象如何?”

    “甚危,扫帚星东移,色如红血,恐有大雨。”千山说完看了眼云怿,见他神色如常,又附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:“扫帚星出且东移,乃预示战火起,东临国君丧。”

    云怿抬头看着满天繁星,“我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白孝来和白初夏头也不回的飞回了家,到了大门口两人都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就不想这馊主意了。”白初夏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这小伙子也会飞。”白孝来擦了擦脸上的汗,摸了一手锅底灰。

    “啥会飞啊,人家那叫轻功。”白初夏替云怿辩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管他轻功八功的,回去睡觉吧。”白孝来说完后从地上爬起来,顺带着拉了下白初夏。

    父女俩在屋外歇了口气又悄悄的摸回了房间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