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三十九章抢收

第三十九章抢收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三十九章抢收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别听这丫头瞎说,我没的啥事。”苏香薷扶着腰站在房间门口挥挥手。

    方清清急忙过来搀着她进屋查看了伤势,“咋青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苏香薷的腰间青黑了*,方清清连忙往她身上抹药,抹药时悄悄的施法以减轻疼痛。

    “娘,好点没?”方清清揉了揉她的腰,将淤青尽可能的揉散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苏香薷想直起腰,不料一阵钻心的疼蹿入脑中,终究还是被按在了床上趴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空快去村里面收粮,有多少收多少。”苏香薷将钱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行,您趴着别动啊,有啥事等我们回来做。”方清清连忙嘱咐她,拉着白初夏出了门。

    白初夏将在街上看到的听到的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方清清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也太可怕了,这会不会打起来啊?”方清清的脑子里已经自动代入了古装电视剧里面战争的场景,“快把你姐他们叫上一块钱买粮食。”

    家里大的小的,能出门的都出门了,手里面提着布兜子,肩上背着筐子。

    几个人立刻分头行动,白初雪站在门口敲了敲门,一位半鬓银发的老太太抱着猫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想买点粮食和菜,你家有没有卖的?”白初雪提高音量在她耳边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村尾逃荒来的那家姑娘吧?”任奶奶仔细的打量了白初雪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,我奶奶让我来买点吃的。”白初雪表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长得真俊,你进来吧,我去叫我大孙子。”任奶奶打开门让白初雪进来,自己则拄着拐棍快步进了房间里面找任然。

    “人家姑娘来了,你快出去看看。”任奶奶用拐棍敲了敲他的书桌,显得比任然还激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姑娘啊?”任然头也不抬的问,眼睛还盯着书在看。

    “就村尾逃荒来的那家姑娘。”任奶奶话音刚落,就见任然大步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任大哥。”白初雪笑吟吟的看他,“我奶奶让我买点粮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跟我进来吧。”任然道,心中不免失望了,他以为是夏夏呢。

    “任大哥,就把我袋子装满称就行。”白初雪打开袋子让任然装粮食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想买陈粮?”任然一边装着粮食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镇上好多人去铺子里抢粮呢,我鞋都被挤坏了。”白初雪踢踢脚上破了口的布鞋。

    任然装粮的手一顿,满眼疑惑的看她,“很多人抢粮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还说什么南边发大水了呢。”白初雪说道,将在镇上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任然直接将瓢赛到白初雪手里,“你自己装,装完让我奶奶称就行。”说完后直接跑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白初雪一脸懵,手中不停的往布兜子里装粮食。

    任然手拿着锣挨家挨户的敲锣让所有人去晒谷场集合。

    有些村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连忙从家里穿好鞋子跟在任然后面跑向了晒谷场。

    “都到齐了吗?”任然站在磨盘上面看着鱼塘村的村民。

    “到了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啊任里正?”

    “人家孩子宣布事情呢,你磕个啥劲?”底下妇人一把打掉自家男人手里的瓜子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听孩子说!”

    底下的人立马起哄,你一嘴我一嘴的开着任然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别吵了!”任然站在磨盘上大喊,脸色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村民当回事,依旧是你说你的,我笑我的。

    “别踏马吵了!”白孝来忽然爬上了磨盘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任然见机敲了一声锣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村民们看见磨盘上多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下去!你个老妖怪!”底下的二流子直接指着白孝来骂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祖宗!”白孝来怒不可遏的指着二流子骂,见村民们依旧嘻嘻哈哈的,直接敲了声锣骂着:“里正在上面说事情,你们是聋子咋的?不晓得听听啊?知不知道南边发大水了,马上就要到我们这了,你们还笑!哪天死了也不知道咋死的!”

    晒谷场上瞬间鸦雀无声,众村民脸上忽然慌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消息是不是真的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任然扭头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白孝来。

    白孝来咽了口口水,“你们不信可以问问今天去镇上赶集的人,镇上是不是都在粮铺那抢粮食!”

    “哎呀!我咋给忘了,粮铺面前乌泱泱的人,那米一会一个价!”妇人拍着大腿大喊。

    村民们立马急了,“快快快,回家拿刀去割稻子!”

    “里正没啥说的了吧?”村民们急切的看着任然。

    任然摆摆手,“快回去收稻子,啥熟了就赶快收了。”

    村民们立刻转身往家的方向跑,一时间,家里能称得上是劳动力的男的女的全都出动去田里收粮食。

    “热死我了。”白孝来从磨盘上跳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谢谢叔啊。”任然一脸感激的道谢。

    白孝来摆摆手,刚打算回家去,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啥事,转身对任然叮嘱:“你要是有空就去村口弄点围栏,咱们村毕竟在城外,要是南边有难民逃过来,肯定会冲进来抢粮的。”

    任然点点头,这点他居然没想到,“晓得了叔,你家还缺不缺粮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呢,你婶她们都出去买粮了。”白孝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虽是陈粮,缺的话尽管来我家舀。”因为白孝来刚才的那番话,任然直接将他当成了自家人。

    “行,你也快回去吧。”白孝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,白孝来抬眼可及的田里都是乌泱泱的人,小孩子的割不了稻子就跟在后面将割好的稻子捆成一捆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村民闲聊的,就算是衣服被汗水湿透也没想过停歇。

    白孝来快步跑回了家,出去买粮的三个孩子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咋满头汗?”方清清拿着毛巾给他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闺女你出来。”白孝来着急的拉着白初夏。

    “爹,我算过了,还有半月左右,天罚就会降临整个东临。”白初夏直接将自己今天下去算出来的事情都告诉她爹。

    “天罚?”白孝来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初夏点点头,“东临国君,沉迷玩乐,荒废国业,致百姓生活水深火热,故天意降罚。”说罢,白初夏抬手施法将算出来的结果展示在白孝来眼前。

    画面中出现的是半月后的北渊与南临交界处,水淹至了官兵胸口处,树上蹲满了难民,水上浮着无数具难民的尸首,有小孩的,有大人的,有老人的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之前的洪涝和台风真的很可怕很可怕,江苏这里刮风下暴雨的时候差点直接被吹走,伞骨坏了,全身衣服被淋湿,单位门口的水都到膝盖骨了呜呜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