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三十章我闭眼你是不是就看不到我啦~

第三十章我闭眼你是不是就看不到我啦~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三十章我闭眼你是不是就看不到我啦~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将这药和银子给门外那家人。”千山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小厮。

    小厮应了一声,拿着东西去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几位,这是千大人让我给你们的。”小厮说完,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东西捧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,谢谢。”白孝夜知道千山的身份后一阵心惊,忙将东西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家大人啊,我们先走了。”白孝来说完爬上车赶着牛跑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是不是害怕了?”白初夏坐在旁边打趣道。

    白孝来瞪闺女一眼,“可不就害怕了,你看电视上那些官,随随便便就能要了别人命,你爹我现在就一普普通通的人类,哪有多余的命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白初夏捂嘴偷笑,刚才的阴霾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云怿坐在驿站的屋顶上注视着白家的牛车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千大人带进来的。”侍从答道。

    云怿没再说话,默默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“爹,好晕啊,你赶慢点!”白初夏捂着被撞疼的脑袋拍了拍白孝来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晓得了晓得了,娇滴滴的随你娘。”白孝来无奈,顾忌着闺女的感受,只好赶慢了些。

    “脑袋还疼不,让你乱蹿?”苏香薷一边絮叨她一边给她揉着撞红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初夏抬头活动脖子,二人相隔虽远,眼神却交汇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!”云怿盯着白初夏,认出了白初夏就是当天朝他脸上扔完鱼还逃跑的人。

    *,孽缘!白初夏右眼皮忽然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啥呢?。”苏香薷给她后背拍了个巴掌,“坐稳了,你爹赶牛就像被狗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没啥。”白初夏心虚的将头倚在苏香薷怀里,闭着眼睛假装看不见云怿。

    牛车一路飞奔出镇,半道上直接将任然给颠醒了。

    任然半眯着眼捂着颠疼的后脑勺,“叔,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醒啦,快再睡会,马上到家了。”说完,白孝夜伸手给他捂上眼睛。

    牛哥只感觉白孝来这一次的赶车,像是达到了牛生巅峰,好爽!

    白孝来就这样一路奔了回去,快到村口时紧急刹了车:“吁!”

    “哞~哞~”牛哥不高兴的甩甩尾巴,差点把牛给摔了!

    坐在车上的几个人也没好到哪去,白初夏在苏香薷怀里直接被晃醒。

    任然也悠悠转醒,“到哪了叔?”

    “到村里了。”白孝夜说着,将他扶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任然揉揉头,皱眉问,“我这是咋了,咋躺牛车上了?”

    “谁晓得,一到车上你就闹着要躺下来睡觉。”白孝夜一脸正经的胡说。

    任然还真信了,揉了揉颠疼的后脑勺呆坐。

    到了任家门口,任然夹着自己的书本下了车,心中很是疑惑的看了眼白孝来,车这么慢,咋还颠的后脑勺疼。

    “谢谢叔。”任然礼貌的说了一句就进家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这孩子没想起啥。”白孝夜一脸庆幸。

    “得了,快赶家去吧。”苏香薷催促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家门口,白孝来牛车刚一停下,家里会走的孩子都围了过来,纷纷要帮忙提东西。

    “方氏,你今下午揉面做点馒头改改口。”苏香薷提着一袋面粉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清清连忙接了下来,好重!双手差点就没兜住。

    “哎,晓得了。”方清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娘,还买了啥啊。”李莲花搓搓手期待的看着牛车。

    “玉米面,提家去吧。”苏香薷指指牛车上的东西示意她去提。

    死扣的老太婆,那么多钱还不买点肉改口,李莲花心里恨恨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三个娃跟我过来。”苏香薷拿着一个小布包道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应声跟了过去,苏香薷坐在小木凳上打开放在腿上的小布包。

    “《神农本草经》!”白初夏第一个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苏香薷点点头,“你们以后要背下这本书里面记载的能入药的草药和动物,晓得不。”

    “全背吗奶?”白初雪有些害怕,想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“不全背下来你咋晓得哪些是草哪些是药?”苏香薷一脸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“奶,我怕我背不下来。”白初冬怯懦着道,有大拇指头那么厚的书,背到猴年马月去吗?

    “奶,我们试试。”白初夏跃跃欲试,她从小就是严重偏科,凡是能用背的,她绝不动脑,所以就一直喜欢文科类。

    “三丫都能试试,你们俩姐姐还不行吗?”苏香薷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试试。”俩姐妹鼓起勇气说道,三丫都能行,她们做姐姐的更要行。

    “那吃完午饭就开始看,每天背三页,里面写的草药模样,作用,治啥斥啥你们都要说的上,晚上我检查。”苏香薷看着三个孙女语重心长的道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不约而同的点点头,满脸认真。

    白初夏听完后瞬间觉得脑子不够用了,翻了翻书后更加绝望,每天要背三页纸,还是文言文,简直是要了兔小命了,早知道就不夸口了呜呜呜,白初夏心中暗自神伤。

    “回屋看看去吧。”苏香薷将书递给白初冬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一块去了屋里翻看医书。

    白初夏看着满篇文言文感觉眼睛里都是星星,快花了眼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觉得难吗?”白初夏伸出手指戳了戳白初冬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就是字太多了,有几个不认识。”白初冬看着书毫不费力的道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白初雪和白初夏就打起了瞌睡,没过多长时间,俩姐妹直接头靠头睡着了,只剩白初冬在津津有味的看医书。

    方清清一进屋就看见白初夏嘴角流着哈喇子,睡的香喷喷的,连忙推了推她:“干啥呢?快看啊?”

    “啥?”白初夏冷不丁的被推醒,连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快看书,跟你姐学学。”方清清眼神示意她。

    白初夏耷拉着脸看着她娘,“娘哎都是文言文啊。”

    兔兔看不懂,兔兔难受。

    “啊?”方清清凑过来瞧了眼书,嚯,全篇文言文,没有一句是白话的,就连里面画的图都糊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“二婶看吗?”白初冬将书往她面前凑了凑。

    方清清连忙摆手,笑着道:“我就望望,你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再看白初夏,已经在抠手指甲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看书,你抠美甲啊?”方清清抬手要给她脑门来个脑蹦子。

    白初夏机灵的闪到一边,捂着脑门可怜巴巴的道:“娘,全文言文看不懂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