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二十三章好春光

第二十三章好春光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二十三章好春光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快去睡吧,看好你弟弟妹妹。”白孝夜催促道,说完拿过两个女儿手中编了一半的梭草。

    白初冬和白初雪也只能乖乖听话去洗漱睡觉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还未睡着,只是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思考以后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三丫你睡里边,不容易掉下去。”白初冬站在床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白初夏依言往里面挪了挪身子。

    等白初雪过来一*,床的空间瞬间变挤了起来,三个女孩子只能缩手缩脚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地锅鸡…”白初夏在睡梦中梦见自己已经拿到了地锅鸡,正在大口的啃着鸡块。

    “三丫?”白初雪听见声音后试探性的叫了叫她。

    “快睡吧,三丫指定是饿的说梦话了。”白初冬摸了摸妹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也饿。”白初雪缩在姐姐怀里嗦着手指小声的道。

    白初冬也无奈,如今家里这副光景,她也没办法改变啊,只能安慰妹妹道:“睡吧,睡着就不饿了,明天我们上山去找找菌子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怀里的妹妹点头,白初冬也闭上眼睛慢慢的入眠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几个大人轮番熬夜编草,饿了就喝菜汤饱肚,白孝来舍不得方清清熬夜,只能一个人编两份草。

    一早,白初夏推开房门一看,嚯!茅草屋上面的房顶子已经铺好了。

    “老闺女醒啦,快过来洗洗脸吃饭。”白孝来笑眯眯的招她过来。

    “爹,你们好厉害啊,一晚上就编好一个屋顶了!”白初夏兴奋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哪呢能。”白孝来苦哈哈的伸出两只手掌给白初夏看,“你看给磨的大泡子,刚戳了,可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爹,你辛苦了。”白初夏的双目蓄泪,泪汪汪的摸了摸白孝来的手掌,好粗糙。

    “等有条件了,你给爹整点雪花膏擦擦。”白孝来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初夏心疼的点点头,将这事情给记到心里了。

    现在顿顿饭吃的都是菜汤,白初夏感觉自己都快变成小野菜一族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看着放在面前的野菜汤,她是一口也咽不下去了,放小碗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饭不饿啊?”苏香薷捧着碗追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,奶你吃吧,我出去玩玩。”白初夏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远啊!”苏香薷在后面急忙叮嘱,这小孙女,咋觉着没以前听话了?苏香薷满脑子疑惑,捧着碗又回去喝菜汤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见她奶走远不见影了,直接原地起飞,在天上看着下面景色瞎飞,现在的眼睛真好,没有近视,不管地面上有啥东西都能瞅着。

    “鸡!”白初夏立马捏起法诀抛了下去。

    野鸡在原地乖乖的缩着翅膀等白初夏。

    “啊哈,可以开荤了耶。”白初夏开心的抓起鸡翅膀,野鸡也不扑腾,就乖乖的任由她抓着。

    “要是再有水果就好了,脸都快吃绿了。”白初夏自言自语的在山里面边逛边瞎翻,有洞的地方她都得去摸一遍。

    “啊~”白初夏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听,好家伙,还有对野鸳鸯!

    白初夏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,猫着身子悄悄的凑到草丛边上,见这对野鸳鸯的衣服就在不远处,白初夏的脑子中忽然有了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直接伸手,野鸳鸯的衣服立马飞到了手中,白初夏看着衣服奸笑,正愁自己没钱创业呢。

    “不怕长针眼?”任然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白初夏一激灵,整个人瘫坐在地上,“你你你……”白初夏结结巴巴的指着他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野鸳鸯听见有说话声音,立马停了下来围观四周,只听见有男人道:“没人,你听错了吧?”说罢,又要抬腿继续。

    女人指着放衣服的地方一脸惊恐,“咱俩衣服没了!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任然拿起白初夏手中的衣服往空中一抛,随即拉起她手就跑。

    野鸳鸯也顾不得追人,慌忙的跑过去捡起衣服就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任然拉着白初夏一路跑一路教训她,“姑娘家家的,胆子怎如此大?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。”白初夏甩开他的手扶膝喘气,“你干啥啊,我没想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看你猫在那做甚?”任然看着面前的女孩责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白初夏抬起头气呼呼的看他,“你没瞅见我拿了他们衣服,我寻思着捞点封口费,你倒好,直接把衣服给扔了!”白初夏抬起头皱眉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任然这才看清白初夏的全貌,只见她身着嫩青色粗布衣裳,顶着一个双丫髻,鹅蛋脸面,蛾眉皓齿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,任然的嘴角不禁的向上弯了个弧度。

    白初夏看的心惊,暗想这大哥没事吧,咋还突然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突然觉得自己手里好像没了啥东西,低头一看,双手空空,“我鸡呢?”

    任然回神过来连忙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鸡没了!”白初夏哀嚎一声,转身翻找着鸡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,拉我跑干啥?”白初夏气呼呼的看着任然。

    “我赔你一只。”任然红着脸不好意思道,现在回想起来,刚才确是鲁莽了,“找不到别找了,待会下山,我回家给你拿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白初夏不领情,背着手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了,是我不对,你偷偷看那个的事情……”没等任然说完,白初夏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啥啦?”白初夏瞪着他问,她那是要找途径拿创业的启动资金,没想到直接被他搅乱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没好气的看他,“回家拿鸡给我!”说完就不理任然了,先行下了山。

    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,任然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跟着前面的姑娘走了。

    等回了家,白初夏在院子里给自己头上浇了一瓢水后就钻进屋里。

    “你别感冒了,这可没有感冒药。”方清清跟在她后面用布将头上的水擦干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白初夏摆摆手,说完就趴在凉席上面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任然跑回家就钻进鸡圈里面抓了只比较肥的母鸡,看见堂屋桌上有水果,又偷摸着拿了水果。

    “拿去哪啊?”任奶奶在躺椅上睁眼看他。

    任然被抓了个正着,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奶奶,我不小心将别人逮到的野鸡给放走了,就拿只家里的去赔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任奶奶闭上眼睛继续摇着蒲扇。

    任然拿了鸡和水果就出门直奔下坡处的茅草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