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十六章画个圈圈诅咒你

第十六章画个圈圈诅咒你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十六章画个圈圈诅咒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公子,您…没事吧?”护卫小心翼翼的拿着棉布擦掉云怿脸上的水。

    云怿未说话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护卫被看的心里发慌,立刻对云怿:“属下立马就去抓她!”护卫说完,慌忙的溜走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还猫在林子里面瞎溜达,看见啥果子啥草药都摘了一点,很快布兜子里面装满了东西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跑哪去了。”护卫郁闷的一边用剑劈开草走路一边吐槽着,若不是这丫头将鱼扔到公子脸上,他也不必大热天的跑出来找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么记仇,我好歹还送了一条鱼呢。”白初夏嘀咕完就拿着布兜子溜了,留着护卫在林子里面苦哈哈的找人。

    一路飞奔,赶回了一家人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大小姐回来啦,玩爽快啦?”李莲花阴阳怪气的打量着白初夏说道,心中很是不痛快,凭什么她就得伺候一家人吃喝,老二家的不是休息就是跑去玩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能不能少说点话,我快疼死了。”白孝夜烦躁的怼她,一家人能走到这里,她还为这些小事情斤斤计较,头发长见识短的碎嘴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啥啦我?她一天天不干活就跑出去玩,我不能说几句啊?”李莲花扔了捣火堆的小木棍怼上白孝夜。

    “大嫂,我们还没死呢。”白孝来盯着她冷冷的道,他的宝贝闺女,在现代时就当眼珠子疼,咋穿越来古代就得干活啊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把裤腿抹起来,我给你挤点药汁上去止痛。”白初夏拿着手里洗干净的药草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白孝夜将受伤的地方露出来,“你大伯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,也别生气,干活我们干,还轮不到你们几个孩子呢。”白孝夜带着歉意安慰白初夏。

    李莲花在一边烧火听到白孝夜说的话,瞬间来了火气,冲着白孝夜喊:“你咋能这样说,都半大孩子了,咋不能干点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说点,没看见孩子在给我涂药吗?”白孝夜对她更是不满。手抚上白初夏的脑袋摸了摸她。

    白初夏抬头笑笑,反正她就当没看见呗,要是李莲花做了什么对她不好事情,她有的是法子吓唬。

    “爹吃果果。”小福宝拿着白初夏采回来的果子颠颠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福宝真乖!”白孝夜拿着杏子咬了一口,艾玛,牙都酸掉了,整张脸皱的变形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记得不要让脏东西掉到伤口上就行。”白初夏一边忍笑一边扯出一块干净的布给白孝夜的伤口绑了起来,“我都弄好了,晚上我再给你换药。”

    “哎,辛苦三丫头了。”白孝夜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等白初夏再将白孝来治外伤的药草挑出来,苏香薷带着两个孙女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奶,我也找了点草药,您看看是不治外伤的。”白初夏将手中的药草递过去给苏香薷检查。

    苏香薷仔细的看了看,点点头道:“是治外伤的,给你爹挤汁涂上。”

    夏季热的人心发慌,一家人稍作休息,吃完了饭带着母羊又继续跟着使团后面赶路。

    白初夏躲在衣服下面羡慕的看着使团马车,车厢里面肯定放冰块了吧,听说古代有钱人家的夏天就是放冰块驱热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硝石就好了。”白初夏唉声叹气的说了一句,好热好热好想吃棒棒冰。

    “也不晓得还要跟多久。”苏香薷眯着眼睛忧愁的看向不知前路的远方。

    一家人默不作声的赶着路使团停,他们停,使团休息,他们也休息。

    “三丫,给你爹的腿换药去。”苏香薷递过去一碗草黑色的药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初夏接过碗来到白孝来旁边揭开他的伤腿,将伤口小心翼翼的擦洗干净,又将碗里的药汁涂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手法不错。”苏香薷在旁边看着她换药夸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白初夏微微一笑,道:“之前看奶你换药,我就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安稳下来我教你别的。”苏香薷认真的说了一句,苏家靠药草发家,苏香薷空有一身医术却没人去学,如今小孙女竟有这天赋。

    “好呀,谢谢奶。”白初夏很乐意的应着,技多不压身嘛。

    一晃三天,使团就到了一处分叉路口,马车里的沈曦挑开车帘吩咐了护卫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看是不是前边来人了?”白孝来举起鞭子指向远处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白初夏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白孝来和白孝夜立刻下了车挡在牛车面前警惕的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护卫停马,坐在马上看着跟了他们十多日的人,“我家公子说了,前面你们不必跟了,往左拐行五日左右就可抵达我北渊城镇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是哪家公子啊?”白孝夜充满感激的看着护卫。

    “公子姓沈,你们不必记心,安全抵达就好,这是手信,你们到了就去县衙找县令就行。”护卫说道,将手中百夫长的手信递给了白孝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谢谢你们。”白孝来连忙道谢,没想到他们跟着的事情人家都知道啊。

    “不必气,这是我家公子交代的。”护卫说完,骑着马来到白初夏坐着的牛车旁边,伸手就给了她一个脑瓜崩。

    白初夏被这猝不及防的脑瓜崩弹的一脸懵逼,干啥玩意?

    “你干啥弹我?”白初夏啪的一声拍车栏杆暴起,气呼呼的指着护卫问。

    “公子说了,姑娘应该注意自己的行为,不要随手扔鱼。”护卫冷漠的说完就调转马头扬鞭而去。

    “de!”白初夏气呼呼的坐下来,这什么人,那么记仇,自己都被他看了,还免费送他一条鱼,今天居然让人来弹她脑门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了,咋让人无端的弹了脑瓜崩?”方清清拉着白初夏坐下来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白孝来在旁边看的也很奇怪,闺女不会用法术欺负人了吧?

    “你干啥了?”白孝来坐上车就问,顺手给白初夏揉了揉被弹红的脑门子。

    “我哪晓得,我就之前去喝水摸了条鱼扔到他们身上嘛,谁知道他居然让人来弹我脑瓜崩。”白初夏抱着胳膊靠在车板上面郁闷。

    “弹就弹吧,这事过去就好,好歹人家还让我们跟了一路了。”苏香薷想着小事化了,在旁边给白初夏揉着脑门安慰。

    “郁闷闷。”白初夏坐在角落里面一只手揉着脑门,一只手用手指一边画圈一边气道:“狗东西,画个圈圈诅咒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