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十五章妙啊!

第十五章妙啊!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十五章妙啊!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母女俩抬着昏迷的母羊悄悄的绕到白孝来睡觉的地方,将昏迷的羊绑在了树枝上面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母女俩会心一笑,躺下继续睡觉了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李莲花就醒了,“哎呦,哪来的羊啊!”李莲花的大嗓门直接将一家人都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羊啊?”苏香薷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方清清。

    方清清心虚笑笑,“昨半夜我闺女想上厕所,不敢一个人去,我就陪她去的,在河边发现的这只羊,就抬回来了。”方清清解释道,白初夏悄悄的向她比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理由妙啊!

    “你们运气咋那么老好呢。”李莲花绕着羊看了一圈,口水已经从嘴角流了出来,“娘,咱们今晚就把羊杀了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咩咩咩。(救命啊救命啊。)”母羊一听要吃它,拼命的挣扎着,藤条紧紧锁住了它的脖子,挣扎半天也没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吃,母羊留着下奶。”苏香薷白了她一眼,一天天的,这大儿媳妇眼皮子浅的,“留着挤奶,让孩子每天喝点奶,这还有个小的要喂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”李莲花听到不能吃羊,有些不太乐意了,“这羊咋带啊?”

    “咋带不用你管,你管好自己嘴,一天天的,比孩子还馋。”苏香薷没好气的怼了她一句,心中对李莲花的不满日渐增多。

    方清清挤了些羊奶出来,给家里孩子都分了一点,小娃娃也不哭不闹的乖乖喝了奶,只是他已经没有尿布可以换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包袱里面有没有谁的旧衣服扯点下来。”苏香薷打着草鞋头也不抬的道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方清清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莲花急急忙忙跑到骡车上面翻找出自家的衣服,“弟妹,我们家衣服都是要穿的,你要扯尿布就找别人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用你衣服,怕有细菌。”方清清轻飘飘的说道。看都不看李莲花,任由她自我美好去吧。

    “啥这细那细的。”李莲花嘟囔一句,把自己家衣服都背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扯我衣服吧,给我改个短袖短裤,天热穿这么长衣服难受。”白孝来拄着拐棍一瘸一拐的过来帮方清清挑拣着旧衣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清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家人收拾好重新跟着使团继续北行,越往北天气越热,泥土路面都干涸的裂开了。

    白初夏趴在骡车上面,汗水黏在胳肢窝和脑门上面,擦了又有,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“三丫脸咋那么红啊?”苏香薷发现白初夏没有平时的精神头,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热,难受啊。”白初夏有气无力的回答,好想念空调啊,实在不行给她来个电风扇也行啊呜呜呜,白初夏再一次后悔去偷吃了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。”苏香薷心疼的看着她,将自己的水壶递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白初夏摇摇头,喝了还得从脑门流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喝水一定要喝啊,这天千万不能中暑,中暑了可没有药给你们喝。”苏香薷担忧叮嘱着家里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点点头,这大热天气,让所有人都热的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*。”白初夏低骂一句,立马捂着鼻子从骡车上面爬起来远离李莲花。

    “娘,她多久没洗澡了?”白初夏直接拉着方清清问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,你离远点,别让虱子爬身上。”方清清嫌弃的看着李莲花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她刚才突然坐过来,呕,一言难尽。”白初夏苦着一张脸道,这是有生以来闻过的最难闻的馊味了。

    “臭!臭臭!”白孝风捂着鼻子指着李莲花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夏香香。”白孝风捂着鼻子挤在白初夏旁边坐着。

    “兄弟你别挤啊。”白初夏苦着脸拼命的推开他,这个大火炉怎么就坐她旁边了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记得去洗洗。”苏香薷皱着眉头对李莲花道,这几天她没顾上洗澡什么的,只是每天换了衣服,没想到自己的大二媳妇竟然衣服不换,澡也不洗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娘。”李莲花顶着一张通红的脸说道。

    时近中午,使团也临近眼前了,白家人才停车歇息。

    白初夏一下车就狂奔到林子里面找水源,今天不管谁叫她,她也不应,她今天就要泡在水里面。

    “芜湖~爽。”白初夏泡在山泉下面淋着水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腿疼。”白孝来满头大汗的说道。

    方清清撩开他裤腿一看,之前的伤口向着愈发严重的趋势发展,本来只是一道刀口,现在伤口的颜色像是变深了。

    “娘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香薷检查了伤口,给白孝来搭脉,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“不能走下去了,再遭热你这腿得废。”苏香薷心疼的说道,都是那些天杀的官兵,害的她俩儿的腿成了这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跟着走,我们不晓得去北渊的路啊。”白孝夜满面愁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晓得就不晓得,大不了咱就在这安家了!”苏香薷着急的道,眼里蓄满了泪水,“赶路重要还是你俩腿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,您别急。”方清清连忙安慰,“老白或许有办法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就听娘的。”李莲花这次也正常了些,跟着劝白孝夜。

    “婶婶,饿。”小福宝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做饭给孩子们吃。”方清清说完就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二丫跟我去找找有没有草药。”苏香薷拎起布兜子带着俩孙女去找草药。

    白初夏在泉水下面淋了好一会儿才感觉活过来,“啊~好舒呼~”

    在泉水边舀着水喝的护卫们看见有人在泉水口泡着,瞬间觉得壶里的水不好喝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快别喝。”护卫连忙抢过自家公子手里的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云怿疑惑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没啥。”护卫挠挠头想着理由,“这岸边的不干净,我给您重打一壶。”护卫说完就拿着水壶跑了。

    云怿看着奇怪的护卫,走到河边看了一眼水,很干净啊。

    “啊哈,被我逮到了吧!”白初夏从水中喜滋滋的举着鱼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待她再次下水,白初夏就被面前的使团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云怿也看见了她湿身站立水中看着他们,脱口而出:“不知廉耻。”

    白初夏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,慌忙的捂住胸,“臭不要脸的!”骂完就将手里的鱼大力的甩到云怿脸上,直中眉心。

    “漂亮!”白初夏幸灾乐祸完立马钻进河里就跑。

    待鱼从脸上滑落下来,云怿黑着一张脸看着跑远的白初夏,恨恨的咬牙,“*女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