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田园娇女小兔妖 > 第九章抓!

第九章抓!

阿宁快逃丷创作的《田园娇女小兔妖》, 第九章抓!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白初夏懵了,慌忙摇醒老爹,白孝来迷迷瞪瞪的看着一群人直奔他们家车来了,急忙跳下车跑到白孝夜旁边。

    兄弟俩拿着砍刀戒备的看着这群人。

    领头的大官看见他们手里的砍刀嗤笑一声,“把叛民拿下!违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官兵们立即提刀冲了过来,白孝夜和白孝来拿着刀疯狂的砍向那群官兵。

    “*!”白初夏当即跑到骡车上面赶着车冲向使团那边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咋整啊!我们要死啦!呜呜呜!”李莲花在车上惊慌失措的哭着,嘴里不住的咒骂。

    “把嘴闭上!娘你来赶车,你们都躺下闭上眼睛!”白初夏大喝一声,随手给了白孝风和李莲花后脖颈一掌。

    眼看有刀要砍到车子里面,白初夏立马捏起一个法诀,嘴里念念有词,在骡车周围形成一个*的保护罩。

    白初冬和白初雪紧紧闭着眼睛不敢动,小福宝被护在她俩中间,苏香薷趴在两个孙女身上紧紧用手抱着她们不敢动。

    白初夏皱着眉头拼命维持着保护罩,不敢有丝毫懈怠,到现在才知道,法到用时方恨少。

    白孝夜和白孝来背对背看着围在他们周围的官兵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老二,我要是死了,你记得给爹尽孝,护好我闺女儿子。”白孝夜作出赴死的想法,哭泣着向白孝来嘱咐。

    “大哥,要照顾你自己照顾!”说罢,趁一个兵不注意,白孝来将手中的刀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!将那群小的也给我抓回来!”骑着马的大官气极,搭起弓箭瞄准白初夏的后背。

    天公此时也不作美,哗啦一声瓢泼大雨噼里啪啦的从天空落下,白初夏被淋了个透心凉,手中捏着的法诀再也坚持不住,没等大官的箭射到,白初夏整个人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要不要帮帮他们?”护卫拱手在帘子外面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怎么帮?”男子在马车里面静静的看着帘子后面拼命赶着骡车的白初夏。

    “属下躲在暗处将那些官兵射杀。”护卫急切的说道,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跟了他们一路的‘尾巴’们死掉。

    “去吧,不要用府上的箭。”男子提点了一句,护卫立马抱拳去了。

    “咻”的一声,已经快要砍到白孝来脖子的士兵立马脖子一歪挂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箭声,骑在马上的大官被射穿脖子,领头的官死了,剩下来的士兵们立马慌了,拿上兵器就往树林里面跑。

    白孝夜和白孝来重重的松了口气,两个人瘫倒在地上喘息。

    两人都伤的不轻,白孝夜的胳膊被砍一道口子,后背也挨了一刀,得亏不深,若是深了,现在恐怕就变成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白孝来还好些,身体还保存着当兔子时的灵活,躲过了几刀,只有腿上被扎了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大雨哗哗的下,路边逃荒人的血沿着路痕流了下来,失去父母的孩子在雨中哇哇的哭,坐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去踏马的,什么狗官兵。”白孝来咒骂一句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凶狠残忍的人类,大人孩子都毫不留情的杀掉,比他们兔子差远了!

    “老二。”白孝夜抚着白炸毛的白孝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我媳妇儿闺女。”白孝来拖着伤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白孝夜扶着牛车站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牛车上翻找出蓑衣披在身上,一瘸一拐的互相扶着去找家里老小。

    白初夏在驾车时给骡子施了法,让它一直往使团那边冲,骡哥非常卖力,根本不听方清清的指令,直接冲到使团那边。

    护卫们急忙将发疯的骡子拦了下来,才没有冲撞到前面的马车。

    方清清也急忙下车求他们救人,见使团的护卫一脸戒备,没有任何反应,方清清直接跪了下来:“求求你们,救救我们,求求你们了。”方清清跪下哭泣的磕头道,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水了,只是不停的向护卫们磕头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了。”车上的老小也下了车对着护卫们不住的磕头,“大哥哥们求求你们救救我爹和我二叔,呜呜呜....”白初雪稚嫩的声音响起,众人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起来吧,我们家主子已经派人去了,你们要不然回去看看。”有个护卫心中不忍的说道,他的女儿也如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一般大,小小年纪就这么可怜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。”方清清磕了两个头,拉着老小急忙原路返了回去,果然在路上看见两个人在雨中拄着棍子一瘸一拐的走。

    “老白!”方清清哭着扑过去,“你咋伤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先找个地方避避雨。”白孝来大声的喊。

    一家人跌跌撞撞跑到大树下面避雨,方清清才看清他的伤势,眼中的泪顿时便忍不住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破地方也没有药,这可咋整啊!呜呜呜…”方清清捂着脸悲伤哭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血止住了。”白孝来拍拍她的后背安慰,他刚才看过了,伤的不深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白初夏从骡车上慢慢坐了起来,浑身乏累。

    “爹!你怎么了?”白初夏看见白孝来腿上缠着的布,心中顿时一慌,急忙下车查看。

    “爹没什么大碍,主要是你大伯现在伤的不轻,你给看看。”白孝来冲白孝夜说道。

    白孝夜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了,苏香薷给他把了脉,烧的厉害,也不晓得能不能挨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丫二丫三丫,你们跟奶去找找这附近有没有草药,挖点回来,方氏,你留下照顾他们。”苏香薷说完就带着孙女们去往树林里找草药。

    “老白,咱家牛车呢?”方清清问道,她记得牛车上面有苏香薷带的不少药丸。

    “唉,早不知道跑哪去了。”白孝来叹口气讲道,那群官兵冲过来时候,牛直接拉着车就跑。

    苏香薷带着三个孙女一路走一路寻着,大雨遮眼看不清,苏香薷直接扯过像草药的植物往嘴里塞,嚼着辨认。

    “奶,我找到田七了,你看够不够?”白初雪抓着一把田七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装好装好,别掉了。”苏香薷仔细捂着装草药的布兜子。

    祖孙四人寻摸了一会儿,苏香薷不敢带着孩子们再往深里去,装着找到的草药寻着原来的路回去了。

    李莲花跪在白孝夜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,方清清在旁边劝着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死的又不是你男人,呜呜呜…”李莲花气急败坏的道。